简爱中著名的段落

来源:百度知道 编辑:互助问答吧 时间:2020/03/28 19:39:34

You think I could stay here to become nothing to you? Do you think because I am poor, obscure and plain that I am soulless and heartless? I have as much soul as you and fully as much heart. And if god had gifted me with wealth and beauty, I should have made it as hard for you to leave me as it is now for me to leave you.

你以为我会留下来,做一个对你来说无足轻重的人吗?你以为,就因为我穷、低微、不美,我就没有心,没有灵魂吗?我也有一颗心,我们的精神是同等的。如果上帝赐于我美貌与财富的话,我也会让你难以离开我,就象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


罗:还没睡?
简:没见你平安回来怎么能睡?梅森先生怎么样?
罗:他没事,有医生照顾。
简:昨晚上你说要受到的危险过去了?
罗:梅森不离开英国很难保证。但愿越快越好。
简:他不像是一个蓄意要害你的人。
罗:当然不。他害我也可能出于无意。坐下。
简:格蕾丝·普尔究竟是谁?你为什么要留着她?
罗:我别无办法。
简:怎么会?
罗:你忍耐一会儿,别逼着我回答。我……我现在多么依赖你!嗨!该怎么办,简?
有这样一个例子。有个年青人,他从小就被宠爱坏了。他犯下极大的错误——不是罪恶,是错误——它的后果是可怕的。唯一的逃避是逍遥在外,寻欢作乐。后来,他遇见个女人,一个二十年里他从没见过的高尚女人,他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机会。可是世故人情阻碍了他。那个女人能无视这些吗?
简:你在说自己,罗彻斯特先生?
罗:是的。
简:每个人以自己的行为向上帝负责,不能要求别人承担自己的命运,更不能要求英格拉姆小姐。
罗:哼!你不觉得我娶了她,她可以使我获得完全的新生?
简:既然你问我——我想不会。
罗:你不喜欢她?说实话!
简:我想,她对你不合适。
罗:啊——那么自信?那么谁合适?你有没有什么人可以推荐?……哼!
嗨—— 你在这儿已经住惯了?
简:我在这儿很快乐。
罗:你舍得离开这儿吗?
简:离开这儿?
罗:结婚以后我不住这儿了。
简:当然。阿黛勒可以上学,我可以另找个事儿。 我要进去了!我冷!
罗:简!
简:让我走吧!
罗:等等!
简:让我走!
罗:简!
简:你为什么要跟我讲这些!她跟你,与我无关。你以为我穷,不好看,就没有感情吗?我也会的,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一定要使你难以离开我,就像现在我难以离开你!上帝没有这样。我们的精神是同等的,就如同你跟我经过坟墓,将同样地站在上帝面前!
罗:简!
简:让我走吧!
罗:我爱你,我爱你!
简:不!别拿我取笑了!
罗:取笑?我要你!布兰奇有什么,我对她,不过是她父亲用以开垦土地的本钱。嫁给我,简!说句嫁我!
简:……是真的?
罗:嗨,你呀!你的怀疑折磨着我!答应吧!答应吧!
……
上帝饶恕我,别让任何人干扰我。她是我的,我的!


我下了楼梯,走过了楼底下的一段路,终于毫无声响地开了和关了两道门,到了另一排
楼梯,拾级而上,正对面便是坦普尔小姐的房间,一星灯光从锁孔里和门底下透出来,四周
万籁俱寂。我走近一看,只见门虚掩着,也许是要让闷人的病室进去一点新鲜空气。我生性
讨厌犹犹豫豫,而且当时急不可耐,十分冲动——我全身心都因极度痛苦而震颤起来,我推
开门,探进头去,目光搜索着海伦,担心遇见死亡。
。。。。。。。。
“海伦!”我轻声耳语道,“你醒着吗?”
她动弹了一下,自己拉开帷幔,我后到了她的脸,苍白、憔悴,却十分镇静,她看上去
没有什么变化,于是我的恐惧心理顿时消失了。
“真是你吗,简?”她以独特的柔和语调问。
“啊!”我想,“她不会死,她们搞错了,要是她活不了啦,她的言语和神色不会那么
镇定自若。”
我上了她的小床,吻了她一下。她的额头冰冷,两颊也冰冷,而且还很消瘦,她的手和
手腕也都冰冷,只有她那微笑依旧。
“你为什么到这儿来,简?已经过了十一点啦,几分钟前我听见敲的。”
“我来看你,海伦。我听说你病得很重,我不同你说句话就睡不着。”
“那你是来同我告别的了,也许许来得正是时候。”
“你上哪儿去吗,海伦?你要回家是不是?”
“是的,回到我永久的——我最后的家。”
“不,不,海伦,”我顿住了,心里很难过。我竭力咽下眼泪,这时海伦一阵咳嗽,不
过没有吵醒护士。咳完以后,她精疲力尽地躺了几分钟,随后轻声说:
“简,你都光着你的小脚呢,躺下来吧,盖上我的被子。”
我照她的话做了。她用胳膊楼住我,我紧偎着她,在沉默了很久之后,她继续低声耳语
着说: “我很愉快,简,你听到我已经死了的时候,你可千万别悲伤。没有什么可以感到悲伤的。总有一天我们大家都得死去。现在正夺去我生命的疾病并不痛苦。既温和而又缓慢,我的心灵已经安息。我不会让任何人感到太悲痛,我只有一个父亲,他新近刚结婚,不会思念我。我那么年纪轻轻就死去,可以逃脱大苦大难。我没有会使自己在世上发迹的气质和才
能。要是我活着,我会一直错下去的。”
“可是你到哪儿去呢,海伦?你能看得见吗?你知道吗?”
“我相信,我有信仰,我去上帝那儿。”
“上帝在哪儿?上帝是什么?”
“我的创造者,也是你的。他不会永远毁坏他所创造的东西。我毫无保留地依赖他的力
量,完全信任他的仁慈,我数着钟点,直至那个重要时刻到来,那时我又被送还给他,他又
再次显现在我面前。”
“海伦,那你肯定认为有天堂这个地方,而且我们死后灵魂都到那儿去吗?”
“我敢肯定有一个未来的国度。我相信上帝是慈悲的。我可以毫无忧虑地把我不朽的部
分托付给他,上帝是我的父亲,上帝是我的朋友,我爱他,我相信他也爱我。”
“海伦,我死掉后,还能再见到你吗?”
“你会来到同一个幸福的地域,被同一个伟大的、普天下共有的父亲所接纳,毫无疑
问,亲爱的简。”
我又再次发问,不过这回只是想想而已。“这个地域在哪儿?它存在不存在?”我用胳
膊把海伦楼得更紧了。她对我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宝贵了,我仿佛觉得我不能让她走,
我躺着把脸埋在她的颈窝里。她立刻用最甜蜜的嗓音说:
“我多么舒服啊!刚才那一阵子咳嗽弄得我有点儿累了,我好像是能睡着了,可是别离
开我,简,我喜欢你在我身边。”
“我会同你呆在一起的,亲爱的海伦。谁也不能把我撵走。”
“你暖和吗,亲爱的?”
“是的。”
“晚安,简。”
“晚安,海伦。”
她吻了我,我吻了她,两人很快就睡熟了。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了,一阵异样的抖动把我弄醒了。我抬起头来,发现自己正躺
在别人的怀抱里,那位护士抱着我,正穿过过道把我送回宿舍,我没有因为离开床位而受到
责备,人们还有别的事儿要考虑,我提出的很多问题也没有得到解释。但一两天后我知道,
坦普尔小姐在拂晓回房时,发现我躺在小床上,我的脸蛋紧贴着海伦·彭斯的肩膀,我的胳
膊搂着她的脖子,我睡着了,而海伦——死了。她的坟墓在布罗克布里奇墓地,她去世后十
五年中,墓上仅有一个杂草丛生的土墩,但现在一块灰色的大理石墓碑标出了这个地点,上
面刻着她的名字及“Resurgam”这个字。


罗切斯特:谁在那儿?费尔法克斯太太是你?那儿有人吗?(对他的狗)嗯,好了,啊,那儿没人你怎么当有人呢?嗯?那儿有人吗?我说。谁呀?
简·爱:是我。
罗切斯特:简?
简·爱:是的。
罗切斯特:简。
简·爱:是的,是的。
罗切斯特:笑话我吧。
[解说] 我流着泪,说不出话。我握住了他的手。
罗切斯特:是你?简,真是你?你是来看我的?没想到我这样,嗯?哼!
[解说] 他用手抚摸着我的面颊。
罗切斯特:怎么?哭了?用不着伤心。能呆多久?一两个钟头?别就走。嗯,还是你有了个性急的丈夫在等你?
简·爱:没有。
罗切斯特:还没有结婚?这可不太好。简,你长的不美,这你就不能太挑剔。
简·爱:是的。
罗切斯特:可也怪,怎么没人向你求婚?
简·爱:我没说没人向我求婚。
罗切斯特:懂了。是啊,那好,简,你应该结婚。
简·爱:是的,是这样,你也该结婚,你也跟我一样,不能太挑剔。
罗切斯特:啊,是啊,当然不。(清一下嗓子)那你几时结婚?我把阿黛尔从学校里接回来。
简·爱:什么结婚?
罗切斯特:见鬼,你不是说过你要结婚。
简·爱:没有。
[解说] 他明白了我的真意。
罗切斯特:那么早晚有个傻瓜会找到你。
简·爱:但愿这样。有个——傻瓜——早已找过我了。
[解说] 这时候,我看见他闭着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
简·爱:我回家了,爱德华,让我留下吧。
[解说] 我扑向前去,偎依在他怀里,替他抹去泪水。他又微笑了。我们终于同等地相爱了。


简.爱》中的精彩对白
“离开什么地方,简?”
“离开英格兰和桑菲尔德,还有——”

“怎么?”

“离开你,先生。”

我几乎不知不觉中说了这话,眼泪不由自主夺眶而出。但我没有哭出声来,我也避免抽
泣。一想起奥加尔太太和苦果村,我的心就凉了半截;一想起在我与此刻同我并肩而行的主
人之间,注定要翻腾着大海和波涛,我的心就更凉了;而一记起在我同我自然和必然所爱的
东西之间,横亘着财富、阶层和习俗的辽阔海洋,我的心凉透了。

“离这儿很远,”我又说了一句。

“确实加此。等你到了爱尔兰康诺特的苦果村,我就永远见不到你了,肯定就是这么回
事。我从来不去爱尔兰,因为自己并不太喜欢这个国家。我们一直是好朋友,简,你说是不
是?”

“是的,先生。”

“朋友们在离别的前夕,往往喜欢亲密无间地度过余下的不多时光。来——星星们在那
边天上闪烁着光芒时,我们用上半个小时左右,平静地谈谈航行和离别。这儿是一棵七叶
树,这边是围着老树根的凳子。来,今晚我们就安安心心地坐在这儿,虽然我们今后注定再
也不会坐在一起了。”他让我坐下,然后自己也坐了下来。

“这儿到爱尔兰很远,珍妮特,很抱歉,把我的小朋友送上这么今人厌倦的旅程。但要
是没有更好的主意了,那该怎么办呢?简,你认为你我之间有相近之处吗?”

这时我没敢回答,因为我内心很激动。

“因为,”他说,“有时我对你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尤其是当你象现在这样*近我的
时候。仿佛我左面的肋骨有一根弦,跟你小小的身躯同一个部位相似的弦紧紧地维系着,难
分难解。如果咆哮的海峡和二百英里左右的陆地,把我们远远分开,恐怕这根情感交流的弦
会折断,于是我不安地想到,我的内心会流血。至于你——你会忘掉我。”

“那我永远不会,先生,你知道——”我不可能再说下去了。

“简,听见夜莺在林中歌唱吗?——听呀!”

我听着听着便抽抽噎噎地哭泣起来,再也抑制不住强忍住的感情,不得不任其流露了。
我痛苦万分地浑身颤栗着。到了终于开口时,我便只能表达一个冲动的愿望:但愿自己从来
没有生下来,从未到过桑菲尔德。

“因为要离开而难过吗?”

悲与爱在我内心所煽起的强烈情绪,正占上风,并竭力要支配一切,压倒一切,战胜一
切,要求生存、扩展和最终主宰一切,不错——还要求吐露出来。

“离开桑菲尔德我很伤心,我爱桑菲尔德——我爱它是因为我在这里过着充实而愉快的
生活——至少有一段时间。我没有遭人践踏,也没有弄得古板僵化,没有混迹于志向低下的
人之中,也没有被排斥在同光明、健康、高尚的心灵交往的一切机会之外。我已面对面同我
所敬重的人、同我所喜欢的人,——同一个独特、活跃、博大的心灵交谈过。我已经熟悉
你,罗切斯特先生,硬要让我永远同你分开,使我感到恐惧和痛苦。我看到非分别不可,就
像看到非死不可一样。”

“在哪儿看到的呢?”他猛地问道。

“哪儿?你,先生,已经把这种必要性摆在我面前了。”

“什么样的必要性?”

“就是英格拉姆小姐那模样,一个高尚而漂亮的女人——你的新娘。”

“我的新娘!什么新娘呀?我没有新娘!”

“但你会有的。”

“是的,我会!我会!”他咬紧牙齿。

“那我得走——你自己已经说了。”

“不,你非留下不可!我发誓——我信守誓言。”

“我告诉你我非走不可!”我回驳着,感情很有些冲动。“你难道认为,我会留下来甘愿做一个对你来说无足轻重的人?你以为我是一架机器?——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能够容忍别人把一口面包从我嘴里抢走,把一滴生命之水从我杯子里泼掉?难道就因为我一贫如
洗、默默无闻、长相平庸、个子瘦小,就没有灵魂,没有心肠了?——你不是想错了吗?—
—我的心灵跟你一样丰富,我的心胸跟你一样充实!要是上帝赐予我一点姿色和充足的财
富,我会使你同我现在一样难分难舍,我不是根据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血肉之躯同你说
话,而是我的灵魂同你的灵魂在对话,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
——本来就如此!”

“本来就如此!”罗切斯特先生重复道——“所以,”他补充道,一面用胳膊把我抱
住,搂到怀里,把嘴唇贴到我的嘴唇上。“所以是这样,简?”
参考资料:根据百度搜索组合编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