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塔未解之谜

来源:百度知道 编辑:互助问答吧 时间:2020/02/27 18:52:35

金字塔是人类文明史中的一项伟大奇迹,更是永恒的谜团,数千年以来,它矗立在古老的尼罗河畔,迎曙光,浴暮霭,闪着神奇的智慧之光。然而,关于金字塔的起源问题,经过历代学者的激烈的论争,至今仍众说纷纭。

  在中世纪,很多作家都认为,在埃及粮食充裕时期,金字塔是用来储藏粮食的大仓库。近几年来,金字塔被人描述为与日晷仪和日历、天文观测台、测量工具甚至与神秘的外星生命相联系的东西,把金字塔当作天外宇宙飞船的降落点。

  然而,大部分有声望的埃及学者认为金字塔是法老们的坟墓。这一理论也最能被人们所广泛接受。金字塔散布于尼罗河的西岸,根据埃及神话,这里与通往来世的路途相通。考古学家们在金字塔附近发现了许多在葬礼仪式中使用的小船,据说,这些小船就是法老们驶向来世的工具。

  许多金字塔中都有石棺或木棺,这早已被证实。19世纪之前,在石棺上或在石棺附近发现的神秘图画被确定为用来帮助法老们从一个世界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咒语。

  然而,一个铁的事实却让坟墓理论缺乏了最主要的依据,就是学者们在金字塔中找不到法老们的尸体,而且许多法老好像建造了不止一个金字塔。

  20世纪著名的物理学家库尔特·门德尔松坚持认为法老们建造金字塔的目的是在到处是散落的部落的时代巩固埃及的国家地位,而金字塔不是坟墓。门德尔松的理论使坟墓理论不能解释的问题得以解决。

  还有一些人认为金字塔中没有尸体,却有大量的陪葬品,说明金字塔是衣冠冢——死去的法老们的纪念碑,但不是他们真正的坟墓。

  绝大多数埃及学者仍然认为,尽管金字塔也具有其他用途,但它们首先是作为坟墓而被建造的。它们的周围环绕着其他坟墓,这些坟墓的主人在当时的地位都在法老之下。

  另外,关于金字塔的一个折中的观点认为,金字塔可以被理解为古代建筑进步的标志之一,这一种建筑从矩形、平顶、砖泥结构的坟墓开始,今天我们称之为古埃及墓室(里面曾经发现过尸体)。然后,建筑师们开始把一个平顶结构垒在另一个上,这样就建成了今天被我们称为“台阶式金字塔”的建筑物,其中最著名的那些现在仍坐落在撒哈拉地区开罗南部。

  几乎所有的延续了埃及文明的东西都关系到了死亡,死亡好像成了他们宗教、文学的限定力量。法老们认为,他们的目的不是今生而是来世,不管是通过小船、台阶还是借助太阳光,只要能成功即可。因此,金字塔被设计成能存放他们遗体的式样,也就是坟墓,这是目前一种最合理的推测。

  不过科学是永无止境的,历史在延续,人类的天性在于探索无限的未知世界,随着科学的发展,随着探索者们坚持不懈的努力和灵感的产生,金字塔之谜一定会真相大白,也许一个新的、不为人知的理论又摆在世人面前,也许又有更多的谜团不能解开,到那时又会怎样呢?

  不过多米恩却不这么认为,他相信这些石梁上的裂缝在金字塔建造时就出现了,古埃及建筑师们对此一清二楚。多米恩的证据是,在一些裂缝中,被抹了一些年数达4500年之久的灰泥,多米恩相信,这正是古埃及建筑师试图亡羊补牢、加固屋顶的证据。

  多米恩在他的新书《基奥普斯的墓室》中写道,“胡夫金字塔的全部问题可以归结到以下一个理论,胡夫当年一共为自己建造了三个墓室,第一个墓室(王后室)没有建造完成;第二个墓室(还未被发现的秘室)可以投入使用;第三个墓室(国王室)上面出现了裂缝。因此,胡夫最后被葬在了第二个墓室之中。”多米恩称,他认为“王后室”并不是胡夫墓室的原因,是因为它的入口太窄,根本无法抬进胡夫的大石棺。

  “神秘墓室”在整个金字塔的“心脏部位”?

  位于埃及开罗的法国东方考古学协会著名古埃及学家让·皮埃尔·科蒂吉安尼从一开始就对多米恩和弗德赫特的金字塔研究印象深刻。

  据科蒂吉安尼介绍,他之所以对两人的研究感兴趣,是因为他将他们的雷达探测数据提供给一名法国地面雷达数据专家进行过分析,该专家的解释印证了两人的猜测。科蒂吉安尼说:“这名专家为一家大公司工作,该公司的工程之一就是为将来从巴黎到斯特拉斯堡的特别快车设计轨道线路,如果这名专家说在这儿铺设轨道很安全,那是因为他发现这儿的地底下没有空洞。我想他是不会出错的,否则的话,将来就会出大车祸了。”

  科蒂吉安尼称,第二个令他感兴趣的原因是,两名业余考古学家假想的“神秘墓室”位置,正位于“王后室”底下偏西处,在结构上那儿正是“整个金字塔的心脏”所在,所以那儿很可能真是胡夫法老象征性的最后安息地。

  一旦证实,将成为“古埃及考古学最伟大发现之一”

  根据最新发现,多米恩撰写的新书《基奥普斯的墓室》将在法国出版,法国法兰西学院的古埃及学专家尼古拉斯·格里马尔为新书撰写序言称,如果多米恩和弗德赫特的发现被证明是真实的,那么“毫无怀疑,这将成为古埃及学考古上的最伟大发现之一”。

  不过,多米恩和弗德赫特的“新发现”可能会在将于法国格勒诺布市举行的世界埃及考古学家大会上招来炮轰和质疑。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埃及葬礼考古学专家艾丹·多德森对记者说:“胡夫的墓室还没被发现?这个念头简直难以置信。从建筑学的观点看,在王后室的底下没有任何原因会存在一条走廊,胡夫墓室———国王室的地点已经众所周知。”

  “惊天发现”尚未证明。要确定胡夫“最后墓室”,须对金字塔内部深入探测

  要证明胡夫“最后墓室”的存在,多米恩和弗德赫特两人必须使用高科技再对金字塔内部进行更深入全面的探查。不过,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却拒绝授权他们进行更多的探测,对于拒绝原因,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同时也拒绝就此接受记者采访发表评论。事实上,金字塔在埃及一直是个敏感的话题,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过去也同样拒绝过其他研究者的类似要求。

  “惊天发现”无法得到证明,多米恩和弗德赫特两人显然很不开心,弗德赫特描述自己的感觉是“绝对地失望
  后室南通道资料图

  图为胡夫金字塔内目前已知的三个房间:国王室、王后室、地下室

  神秘的埃及金字塔,究竟隐藏着多少未解之谜?尤其是大金字塔主人胡夫的木乃伊从来没有被发现过。一直以来,一批又一批的考古学家都试图揭开金字塔的谜底。日前,有媒体披露考古学家在胡夫金字塔发现了一条新的秘密通道。不知这次探索和发现对于揭开金字塔之谜是近了,还是反到增添了一层鬼魅?

  两年前,埃及考古学家通过“金字塔漫游者”机器人考察胡夫金字塔“王后室”南北通道,发现了两扇“门中之门”。此后,胡夫金字塔旧谜未解,反而又添新谜。

  日前,两名法国业余埃及学考古学家在利用地面穿透雷达等对胡夫金字塔经过20年的研究后石破天惊地著书宣称,他们已经在“王后室”下面探测到了一条以前无人知晓的秘密走廊,他们相信这条秘密走廊正通往除“国王室”、“王后室”外第三个不为人知的“墓室”———如果该“墓室”的确存在,那么它不可能被盗墓贼光顾过,因此里面很可能仍保存着胡夫法老的木乃伊!不过,当这两名法国研究者试图申请到金字塔内部进行更深入的探测时,却遭到了埃及最高文物委员会的断然拒绝。

  近日,英国《卫报》独家披露了这一消息。

  穿地雷达发现胡夫金字塔“秘密走廊”

  埃及胡夫金字塔名列“世界七大奇迹”之一,据称是古埃及法老胡夫的陵墓。然而,至今为止,胡夫法老(又称基奥普斯国王)的木乃伊遗体却从来没有被发现过。一些考古学家怀疑,胡夫的木乃伊也许早就被古代盗墓贼给偷走了。

  据了解,胡夫金字塔内目前包含着三个已知房间。“国王室”———里面有一具巨大的花岗岩石棺,人们认为它正是胡夫木乃伊的葬身之处。不过事实上,如今里面空空如也。在“国王室”底下,有一个略小的墓室,它被称做“王后室”,尽管科学家倾向于认为它并不是给王后安排的。此外,在金字塔地底下还有一间从没使用过的小地下室。

  然而日前,两名法国业余埃及学考古学家在经过多年的现场考察后,提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新见解∶在胡夫金字塔内“王后室”下面,还有另外一个至今不为人知的“神秘墓室”,该秘密墓室可能正是胡夫法老的最终葬身之所!如今,他们已经通过地面穿透雷达,探测到了通往该秘室的一条秘密走廊!

  “王后室”下藏秘室?疑是胡夫木乃伊安葬处

  这两名业余埃及学考古学家是法国建筑师吉莱斯·多米恩和法国退休房地产商让·尤斯·弗德赫特,两人研究埃及金字塔已有20年的历史。2000年,他们用地面穿透雷达分析位于埃及梅登地区的一座金字塔时,就曾成功发现过两间以前从未被人发现的秘室。

  日前,吉莱斯·多米恩和让·尤斯·弗德赫特宣称,他们用同样的雷达探测技术发现了胡夫金字塔内一条至今无人所知的秘密走廊,这条走廊位于“王后室”下方。他们相信,它通向的正是金字塔中的“最后秘室”———该秘室很可能正是胡夫法老的最终葬身之处!

  “要证明这一点,只需将一根光纤摄像机电缆通过金字塔中已经存在的坑洞简单地穿透过去,抵达秘密走廊所在之处,看走廊中是否有吊闸机关存在。接下来,它需要抵达走廊的前半部分,穿透秘室房间进行查看,确保它还没有被外界污染。”弗德赫特说。

  他表示,如果吊闸机关确实存在,那么它们应该是一些巨大的花岗岩板,当胡夫的葬礼举行后,古埃及工程师会通过一个绳索系统将花岗岩板从上面渐渐下降到通往法老墓室的走廊上,以便阻住通道,避免外人闯入打扰法老灵魂的安宁。

  弗德赫特同时称,尽管他们探测到了“秘密走廊”,但只有通过进一步的探测,才能最终证明“最后秘室”是否真的存在。

  胡夫为自己造了三个墓室?一个没完成,一个出现裂缝

  关于胡夫金字塔是如何建造的,最流行的一种理论认为∶金字塔的内部结构全都经过事先设计,工人们按照设计图来进行建造。但多米恩和弗德赫特却相信,在金字塔建造过程中,设计思路曾反复发生变化。当古埃及建筑师发现原来设计的“国王室”可能无法承受上面的巨石重量时,就开始重新回到了图纸上。

  据了解,“国王室”的屋顶被几道每根重达50吨的花岗岩石梁增固着,将屋顶隔成了4个小空间,大英博物馆古埃及和苏丹馆副馆长杰弗里·斯潘塞说∶“这个设计是为了将金字塔中心的巨石重量分散到边上去。”然而,这些花岗岩石梁上显然能够看到一道道裂缝,斯潘塞解释称,考古学家们通常认为这些裂缝是在金字塔建成很久后,在某次地震中被震裂的

  金字塔(PYRAMIDS)是古文明的代表是一部特殊的历史,它记载着埃及的历史和传说。因其修建时期在五六十个世纪前不可能留下任何可信的文字记录,而它又在建筑学、数学、几何学、物理学等方面给后人留下了那么多神奇的、有趣的而又充满智慧的暗示,留下许多待解之迷。

  现代工程师们深感迷惑的是这些金字塔是怎样建成的呢?在6000年前的劳动者是没有带轮子的运载器械来帮助他们运送如此沉重的石块的,这些石块重几吨到几十吨,他们只能借助于圆木段的滑行来艰难也移动石块。多年来,专家们认为劳动者都是被强迫来做工的奴隶。然而新的发现使他们相信劳动者并不是奴隶,他们是埃及的公民。在金字塔的一些石块上发现的标记为这种想法提供了证据。专家们认为这些标记是劳动者写明他们的工作以表示他们为建造金字塔而自豪的方式。这些标记是以古代象形文字书写的,它们是劳动者的人名。美国耶鲁大学和埃及考古学家在金字塔附近还发现了一座大建筑物的废虚。他们相信这里曾经是储藏食和烘烤面包的场所。他们认为这个地方所产生出来的食物可供养10万工人。
  也有科学家认为建造金字塔的巨石不是天然的,而是人工浇筑的。从金字塔上取下来的小石块逐个加以化验,结果证明,这些石块是由人工浇筑贝壳灰石组成。由此推测,在埃及,奴隶建造金字塔很可能是采用“化整为零”的办法,先将搅拌好的混凝土装进筐子,再拾上正在建造中的金字塔。这样,只要掌握一定的技术,就能浇筑成一块块巨石。有趣的是,他还在石块中发现一缕一英寸的头发。而这缕头发可能就是古埃及人辛勤劳动和灿烂智慧的见证。

  多少年来,人们公认的说法是,埃及金字塔是由埃及的奴隶们在公元前三千多年手工建造的,但这种说法却在今天受到了考古学家们的挑战。根据金字塔的建造规模,有关专家估计,在修建大金字塔时,埃及居民至少应有五千万。然而,据历史资料统计,在那个时期,世界总人口才有二千万,这是一个多么惊人的矛盾。更令人不解的是,建造金字塔的石块都是从很远的地方运到吉萨沙漠去的。这些石块大的有50吨,小的也有2。5吨,仅胡夫大金字塔就用了230万块这样的石块。按埃及当时科技水平来看,还没有能力运输如此又重又多的大石块。因此,有人大胆设想,石块是以陆地或水上运输的,而是由宇宙来客在空中运输的。这种大胆设想或许被认为似乎太荒谬了。但是,以胡夫金字塔来说,该塔底边第边长230M,误差不到20CM。塔高146。5M,相当于40层楼高,其东南角与西北角的高度误差仅为1。27CM,如此低的误差率,即使许多现代建筑也望尘莫及。更让人惊奇的是,胡夫大金字塔的塔高乘上十亿等于地球到太阳的距离;用2倍塔高除以塔底面积,等于圆周率,即3。14159,而该塔建造好差不多过了3000年后,人们才把圆周率算到了这个精度。穿过胡夫金字塔的子午线正好把地球上的陆地和海洋分成相等的两半,塔的四边正对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塔的周长米数正好与一年的天数相吻合(即365。24),其周长乘以2正好是赤道的时分度,坡面的高是纬度的6%,塔的自重乘以10的15次方正好是地球的重量。因此,无论是谁选定的这个塔址,都应该对地球体结构、陆地和海洋的颁布等有充分了解。显然,在五六千年前的古埃及人不可能具有这种能力。

  20世纪30年代,一群科学家到埃及游览金字塔时,他们在塔高1/3的地方发现了一桶垃圾,桶内有一些死猫死狗之类的小动物尸体,还有些水果使他们感到惊奇的是,尽管桶内的温度相当大,但这些尸体不仅没有腐烂变质,反而脱水,变成了“木仍伊”。后经科学家们的深入研究,发现原来金字塔的结构竟是一种较好的微波谐振腔体。微波能量加热将就杀来了细菌;并使尸体脱水而成为“木仍伊”。人们把这种现象称为“金字塔能”效应。令人不解的是,五六千年前的埃及人怎么会知道微波的妙用呢?

  迷一般的神话传说,奇妙高深的科学原理,隐藏在金字塔中的许多待解之迷,吸引着多少醉心于此的学者、旅行家、社会学家、探险家、去控寻那世界奇迹之最的无穷奥妙。在金字塔的世界里,既有美丽动人的神话传说,又有精细深入的科学论证,还留下了众多探索者的漫长足迹
  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古埃及法老死亡诅咒

  古埃及法老死亡诅咒

  “谁要是干扰法老的安宁,死亡就会飞到他的头上。”这是刻在法老吐坦哈蒙墓上的一句诅咒。

  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年轻的法老吐坦哈蒙统治埃及9年。公元前1350年,他18岁的时候,神秘地死去,历史学家怀疑是他的政敌谋杀了他。

  吐坦哈蒙的陵墓在地下沉睡了几千年,1922年11月26日下午被重新打开。主持发掘工作的是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他的工程资助人是卡纳冯勋爵。卡特1891年就来到埃及,发誓要找到隐藏在地下的法老的陵墓。1922年,他从英国带回一只金丝雀。他的工头看到后大叫:“这是黄金之鸟啊!它将带领我们到达陵墓!”

  这或许真的灵验了。11月4日,工人们终于发现了凿在岩石上的石阶,通向一道未曾开启的墓门,墓门上写着吐坦哈蒙的名字。

  就在那个晚上,卡特的仆人恐惧地向他报告:金丝雀被蛇吃了,他举着黄色的羽毛向卡特叫:"是法老的蛇吃了它!因为它带你到了陵墓!请千万别打开它!"卡特非但没有听,反而辞退了这名仆人。他立即给英国的卡纳冯勋爵拍去电报,勋爵26日到达。卡特在墓门上开了一个洞,举着蜡烛率先进入,卡纳冯勋爵紧随在后,他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墓室保存完好,有大量的黄金珍宝,其中包括一个石棺,里面嵌套着三个黄金棺材,吐坦哈蒙的木乃伊在就最里面,内棺由纯金祖成,上面写着年轻法老的名言--"我看见了昨天;我知道明天。"躺在棺内的吐坦哈蒙带着一副很大的金面具。这副面具和他本人的相貌几乎一模一样。X光检查只发现面具上一块伤疤和法老本人脸上的伤疤,厚度稍微有点不同。这位年轻的法老看上去既悲伤又静穆。胸前陈放着由念珠和花形雕刻串成的领饰,矢车菊、百合、荷花等色彩虽已剥落,但仍依稀可见。专家们认为这个领饰是法老的年轻王后,在盖棺之前献上的。

  法老的木乃伊由薄薄的布裹缠着,浑身布满了项圈、护身符、戒指、金银手镯以及各种宝石。其中还有两把短剑,一把是金的,另一把是金柄铁刃的。后一把极为罕见,因为埃及人那时候刚刚知道使用铁。

  对所有参加开掘的人员来说,这无疑是一个节日,谁也没有被诅咒的迹象。

  但是几个月之后,悲剧开始。卡纳冯勋爵得了病,被送回开罗,很快他就死了,死因据说是一只毒蚊子的叮咬,其部位正是吐坦哈蒙脸上那块伤疤的位置。

  卡纳冯归天的时候,他的儿子歇息在隔壁房间里,他回忆说:“开罗全城的灯火一下子全熄灭了,我们不停地祷告。”

  死亡事件接踵而来。卡纳冯的一位密友乔治古尔德听说勋爵的凶讯后便立即赶到埃及。他也去法老的陵墓走了一圈。第二天,他发起高烧,12小时后便死去了。曾给法老木乃伊做过X光透视的放射学专家感到自己筋疲力尽。他回到英国之后不久便去世了。

  在探险队中为卡纳冯做秘书的理查德贝瑟尔死在自己卧室中的床上,显然是由于心脏病突然发作。英国工业家乔尔伍尔是法老陵墓的第一批参观者之一,不久他发起无名高热,很快就死去了。到1930半个世纪后法老的诅咒依然可以穿越时空,取人性命。1970年,探险队最后的幸存者接受电视采访时谈及这个诅咒时说"我从来不相信这个神话",结果在从电视台回家的路上遭遇车祸,几乎丧命;而这已经是他谈及诅咒后第三次付出代价了,前两次他的妻子暴病身亡、儿子残废;这次他再也不敢不信了。此外,1972年之后的几次吐坦哈蒙黄金面具展览的组织者及相关的人员都丧命的丧命、遭灾的遭灾。

  但也有人自始至终不相信这一切,最主要的开掘人霍华德卡特始终很平安,此时时不得不出面辟谣了。他说,所谓吐坦卡蒙复仇等“荒谬的报道”不过是一种文字游戏,这种危险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他强调指出,科学家已经证明墓中并不存在病菌,墓内做的感染测试的结果,也证明以上的报道是很不责任和荒唐的。为了纠正视听,德国埃及学家乔治·斯丹道尔夫教授在1933年,就法老的诅咒问题发表了一篇文章,不厌其烦地探究了报纸消息和其它类似报道的消息来源。他在列举大量事实以后做出明确的结论:“法老的诅咒”是根本不存在的。古代的铭文中也没有类似的东西。

  卡特后来又就这个问题发表了一访篇文章,写道:“就现代的埃及人来说,他们的宗教传统中根本不容许这种诅咒之类存在。相反,埃及人却很虔诚地希望,我们对死去的人表示善良的祝愿”。

如果有兴趣的话去http://tech.enorth.com.cn/system/2002/09/08/000414009.shtml看看,这上面挺详细的